002087外资在哄抬水价上涨吗(国际观察)

  • 时间:
  • 浏览:6

今年以来,继国内成品油、电价等资源价格普遍上涨之后,多个地区又相继传出水价上涨信号。就在上周,上海市相关部门表示,上海水价调整方案将于年内出台,在满足居民用水基本需求的前提下,以价格杠杆调节社会用水结构,上海水价年内上涨已成必然。

由于我国水务企业存在严重的成本倒挂问题,水价一直偏低,很多地方的水务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一直以来,包括城市供水、污水治理在内的公共水务002087行业,是中国最后几个开放度较低的经济领域之一。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公共服务业向外资开放的趋势在不断加强。那么,在WTO后过渡期行将结束之时,外资巨头如何看待我国水务市场?国内水务领域面临哪些变局?外资进入与国内水价上涨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部分业内人002087士和外资水务高层们,就上述公众普遍关注的问题展开了提问。

“洋水务”看好4000亿商机

随着我国水务领域投资政策的不断放开,中国水务行业正日益呈现勃勃生机。世界水务巨头——法国苏伊士集团高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水处理最活跃的市场之一。城市人口的大幅增长和经济的快速发展对废水处理提出了更高要求,逐渐完善的环境政策更为投资者带来了无限商机。

今年以来,各地接连酝酿的水价调整机制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国内外投资者进入水务投资领域。对于习惯了以市场为主导的外资而言,尚处于初步开放中的中国水务市场,存在着巨大的诱惑力。根据有关规定,到2010年,全国各省市的城市污水处理率要达到70%,为保证其正常运行,将推行产业化和市场化机制。为实现这一目标,全国将新建污水处理厂1000多座,总投资将在4000亿元左右。如此巨大投入,仅靠国家和地方财力显然无法承担。

此外,以往政府既是政策制定者、监督者又是经营者的统一管理供排水模式,不仅造成水务企业外缺竞争内缺激励,政策性亏损掩盖了经营性亏损,同时长期垄断也导致我国水务行业发展缓慢,水处理技术与欧美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因此,放开水务市场,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吸引民营和外资进入,显然有益于水务行业的长期发展和技术革新。

外资巨头们纷纷看好国内水务市场的发展空间。以上海为例,上海目前水价在中国36个大中城市中排名23位,价格偏低,与伦敦、巴黎等国际都市相比,更是具有巨大的调整空间。接受采访的高管们都表示,随着中国消费者收入水平的不断上升,投资中国供水行业从水价调整中所得的回报将越来越大;另一方面,中国自来水输送管网漏失率很高,经营管理成本偏高,跨国水务公司在合资经营中,可依靠自己的先进技术和管理,在压缩成本上得到不小的回报。

  外资巨头逐鹿国内水市场

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令国际水务领域领先者们纷纷加快进入中国市场的步伐。

作为进入国内市场的外资先行者,苏伊士集团已和上海化工区签下50年的水务服务合同,前者投资8657万美元成立上海化工区中法水务有限公司,处理所有用户排放的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其利润可谓丰厚。“污水处理每吨少则几元钱,多则上百元。”一位工作人员称。中法水务还于去年底拿下重庆水务项目,并持有60%的股份,突破了我国对外资进入水务组建合资公司不得超过50%的限制。今年初,苏伊士将亚洲总部移至上海,进一步拓展在华业务,体现出“洋水务”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上个月,该公司与上海化工区合作,成立了国内首家工业供水及废水处理研发机构,被视为世界水务巨头在华投资升级的一个“征兆”。

另一大世界水务巨头法国威立雅也日益看好中国市场。它与上海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合资经营的浦东威立雅自来水有限公司目前运营良好。在成都,威立雅水务与日本的丸红株式会社通过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项目,成功地运营向全市320万市民供水的全自动化生产的自来水厂。据悉,威立雅已在中国16个城市投资了18个水务项目。

英国泰晤士水务也早早就埋伏在中国。早在1995年,泰晤士以BOT方式投资7300万美元进军中国水务市场,成为第一个在中国水务市场“吃螃蟹”的外资水务企业。此后,泰晤士始终没有停止在中国市场的扩张步伐。

除此以外,德国最大水务公司柏林水务公司去年分别在南昌和天津投资3亿元人民币和1亿美元用于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安格利安水务公司、百泰国际集团、麦克唐纳水与环境等著名水务公司也成为许多国内城市的“座上宾”,眼睛盯着的都是中国的水生意。据预测,至今年下半年,外资参与经营的供水002087能力将达到20%。

外资进入导致水价上涨?

随着外资在中国水务市场参与程度的增强,各地区水价也逐渐水涨船高。据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我国水价正以每年10%的速度上涨,资源廉价使用时代行将终结。与此相关的一个敏感话题是:水价上涨是由于外资进入所致吗?许多人认为,外资进入为水价带来了催高作用。

对此,英国水行业律师宁高立表示,外国公司投资中国水务市场,水价是一定要考虑的。但如果市场本身有巨大潜力,很多外资企业仍愿意进入。至于水价上涨,他表示,水资源是稀缺资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任何商品都应该有其估价,而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多补助和对基础设施进行的投入。有多少投入,就该有多少回报,所以很难说水价是被外资进入抬高的。“应该说,这是在市场经济下,诸多综合因素导致的结果。”

苏伊士则表示,该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并不仅仅依赖水价。水质在中国是一个重要问题,在水处理和管网领域需要大量的投资。这种投资对水价肯定会产生影响,但只有中国政府可以决定何种经济模式才能更好地适应此类需求。中国政府有多种选择,如价格政策,税收或者国家财政拨款模式。所以说,水价上涨是由政府决定的,并与投资政策和服务质量的提高密切相关。

无论如何,随着城市用水价格上调政策的施行,我国水务产业巨大的市场前景必将引发一场外资淘金热潮。谈及对中国水务市场的展望时,这些外资管理者纷纷表示,中国水务市场的开放程度正在向非常积极的方向发展,这种开放不仅应体现在先进设备的引进方面,还应在先进经验、管理手段等各种软环境方面展开,那样对外国投资者才会更有吸引力。 002087(魏红欣 付作兰)

中国水网注:

  本文中“德国最大水务公司柏林水务公司去年分别在南昌和天津投资3亿元人民币和1亿美元用于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这个表述不对,这件事情的发生时间不是去年,分别是几年以前发生的事情,南昌的是03年,天津的是02年。有消息称柏林水务目前对上海一水务项目表示出浓厚兴趣。

  另外,泰晤士水务由于公司战略调整,目前在中国市场采取的是退出策略,英国安格利安水务也已经退出中国水务市场。